关于蚂蚁侠,蚂蚁侠训练营@好童学户外活动

蚂蚁侠简介
用户协议
免责声明
隐私保护
联系我们
新闻中心
帮助中心
友情链接
诚聘英才
新闻中心 -> 站点动态
12岁少女离家寻母险被男子拐骗 [2016-04-29]

 12岁的贵州女孩小玲,揣着几元钱离家出走寻找亲生母亲,一个中年男子声称认识她的妈妈,带她来武汉寻亲。发现被骗后,小玲机智逃脱并寻求警方帮助。武昌中南路派出所警员辗转数省寻找证据,终将拐骗少女的嫌犯抓获归案。


爸爸得重病失去劳动能力
小姑娘去火车站找妈妈


小玲家住贵州省安顺市的偏僻大山中,读小学六年级。父母早年离异,爸爸重新组织了家庭,妈妈也在外地打工多年没与家中联系,小玲一直与爷爷相依为命。

今年春节,小玲无意中偷听到了爷爷与爸爸的通话,得知爸爸得了重病,无法干活。看样子,家里可能再也拿不出钱给她交学费了,小玲决定去找妈妈帮忙。4岁时,妈妈便离开了她。


2月20日,小玲背着书包,拿着积攒了很久的几元钱,给家人留下一张字条后出发了。她并不知道妈妈在哪里,她以为在火车站就能找到妈妈。


在安顺火车站守候了一天,小玲没能等到妈妈的出现。


小玲是第一次离开大山,她又冷又饿,蜷缩在火车站门口的角落里,无助地哭泣起来。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,询问小玲的遭遇和家庭情况,小玲和盘托出。那男子说自己认识小玲的妈妈,她正在武汉打工,并答应带小玲找妈妈。


小玲破涕为笑,天真地相信了这个“好心大叔”。


及时识破“好心大叔”
跑出旅店躲进草丛中


2月21日晚上11点左右,他们抵达武昌火车站。“好心大叔”带小玲住进一家小旅店,并买了2张第二天去上海的火车票。


这引起了小玲的警觉,她多次提出要去找妈妈,可“大叔”不予理会。“大叔”只开了一间房,小玲只好半靠在床上,度过了艰难的一夜。第二天上午,小玲再次提出要去找妈妈,但“大叔”还是不理会。小玲以玩游戏为名向“大叔”借手机,“大叔”将手机卡取了下来后才把手机交给她,小玲根本无法通过手机与家人或外界联系。

旅社老板娘来到房间,催促“大叔”退房。就在两人说话之际,小玲趁机逃离旅社,她感觉到“大叔”在后面追她,她跑过一个街道拐角处,藏到路边绿化带的草丛中,大气都不敢出,直到看到“大叔”离开自己的视野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
跌跌撞撞走在陌生的大街上,小玲孤独、无助,她哭着喊着爷爷,喊着妈妈。不知走了多远,她突然看到一个指示牌,上面写着中南路派出所,她按照指示牌的提示走进了中南路派出所。


民警成立帮扶小组
准备资助她读完高中


这一天,正是农历的元宵节。


下午5点左右,当小玲出现在值班民警牟明秋面前时,身穿破旧薄外套、脏兮兮牛仔裤和一双漏风的鞋子。小玲眼里满是泪水,抽泣着说:“我被人骗了,要报警。”


牟明秋迅速向所长周宏韬汇报,周宏韬认为,这极有可能是一宗拐骗儿童案件,当即决定安排刑侦民警余毅鲲、龚升尧组成专班展开调查。


民警带着小玲来到武昌火车站,实地还原她和“大叔”的行进路线,并找到了两人住宿的小旅社,可那名男子已经离开。


老板娘周某说,2月21日晚11点多钟,一中年男子带着小玲住进小旅社,那名男子称小玲是他的女儿,并准备去上海,这样,她才让他们住同一个房间。


周宏韬安排22岁的女文员夏丹带着小玲在宿舍洗了个热水澡。余毅鲲掏出1000元钱交给夏丹,叮嘱她带着小玲买一套好看的新衣服,同时还专门为小玲买了一碗热腾腾的汤圆。在夏丹陪同下,小玲第一次进电影院,看了一部动画片。


根据调查、摸排,并经小玲辨认,民警发现安徽籍男子张某某就是那个陌生人。


在武汉的调查暂时告一段落后,派出所决定派民警余毅鲲、龚升尧护送小玲回家。所长周宏韬、教导员郑锴、副所长刘松涛、民警余毅鲲决定,成立一个帮扶小组。首先,四人共凑现金2000元,解决小玲新学期的学习和生活难题。郑锴还表示,派出所决定对小玲进行帮扶,资助她读完高中。


临到离别,小玲依依不舍,抱着夏丹痛哭,一起生活4天,民警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,让她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感受到了家庭般的温暖。当民警带着小玲回到贵州安顺,小玲的父亲带着乡亲们敲锣打鼓迎接,小玲与父亲抱在一起痛哭流涕。


小玲离家出走的当天,父亲已经在当地宁谷派出所报了警。


确认母亲不认识“叔叔”
警方定性为拐骗儿童案


将小玲安全送到其家人身边后,民警对将小玲带走的男子张某某展开调查,小玲的父亲及亲人都表示,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张某某,那么,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找到小玲失联多年的母亲。如果确认小玲的母亲不认识张某某,那他就涉嫌拐骗儿童。


民警余毅鲲、龚升尧前往安顺火车站调取2月20日当天张某某及小玲的进站监控,并进行了证据固定。民警去当地派出所调取了小玲的户籍,发现小玲母亲名叫王某,贵州省贵定县人,由于小玲亲生父母离异多年且其父重组了家庭,早与王某失去联系。余毅鲲、龚升尧赶到王某的家乡贵定县,得知王某已有数年未与家中联系,家人只知道王某在杭州一带打工,没有联系方式和具体地址。


余毅鲲、龚升尧又赶往杭州寻找小玲的母亲。通过多方打听,余毅鲲、龚升尧在杭州找到曾和王某一起工作的老乡,得知王某曾在杭州近郊的一个小工厂打工。当办案民警赶到小工厂时才发现,该地早已进行城镇化改造,工厂已搬迁。


余毅鲲、龚升尧再次踏上前往贵州的火车,返回王某的家乡,经数日走访,终于在王某的一个远房亲戚的口中得知了她的电话号码,原来,王某早已转到福建打工。随后,民警通过互联网进行视频辨认,王某表示,不认识这个张某某,也没有委托任何人带走自己的女儿。


民警终于确定,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拐骗儿童案,必须立即对张某某实施抓捕。


武汉民警追踪调查
上海列车上抓获嫌犯


经侦查,张某某在小玲逃走后,立即退掉前往上海的火车票,改买一张前往浙江省义乌市的火车票。民警赶赴义乌,调查嫌疑人张某某的活动情况。在义乌,张某某在其原来工作的地方逗留数天后又去了杭州。

办案民警再次来到杭州,可张某某又已离开。但办案民警获得重要信息,张某某在上海有亲戚,极有可能躲在上海。


4月9日,办案民警赴上海,在上海市铁路公安局南站派出所的配合下,将涉嫌拐骗儿童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某抓获。


4月13日,张某某被押解回武汉,并因涉嫌拐骗儿童罪被刑事拘留。


昨天,记者在武昌看守所见到张某某,他今年38岁。


张某某能言善辩,面对民警的审讯,他多次改口,一会说带小玲去上海打工,等赚到钱后再带她去找妈妈;一会又改口说准备收养小玲当女儿;一会儿又说,他觉得小玲年纪较小容易相信他人且长得眉目清秀,而自己也一直未婚,决定将其骗至上海,并抚养长大,待小玲成年后与自己结婚生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