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攻略

游浙西大龙湾印象

一路彩虹 发表于 [2013-09-17 09:21:19]  浏览: 75 评论:[0]  加入收藏

         一帧风景所以触动内心,除了景物本身,恐怕还涉及审美者的眼光。我们一行五六个人,在风景堆里混了很多年,别的不说,临安山水应鲜有不认识我们的。这次相约去一个叫做“天滩”的地方,除了名称怪怪的,有点想去的欲念,更多的无非是朋友相聚,机会难得,对风景本身,倒没有太多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 照例要通过一条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。都说风光奇绝处,常在于僻远。车在门楼停下时,眼睛亮了亮。门楼的建筑样式不一般,有点像电影里的龙门客栈,一根又一根原木,纵横在一块,质朴而粗犷,古色古香的茶旗酒旗一飘,晕乎乎便有到水泊梁山的感觉,原本的桌子、凳子、青瓷大碗茶,让人急猴猴想坐,可主人不让,说还是游了景区回来再坐吧,一坐就不想起来啦。

         早上九点左右,开始游天滩。在临安,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峡谷,门口的一个山湾被高高的石坝蓄了一湖水,叫镜湖,湖水盈盈地脉动着,惹得周边密密匝匝树的倒影跟着起舞,舞得人心痒痒了,金海和俞海便拿出相机偷猎,中箭落马的,除了风景,还有我们夸张而得意的表情。



Upload



        到了一个叫做“鳌鱼吐翠”的地方,峡谷初露峥嵘,一块大得吓人的石头状如鲨鱼头,呲牙咧嘴,像是要到溪里汲水,又像是想咬住横在溪里的另一块石头,游道恰好从鱼嘴过,人往鱼嘴里一站,难免产生一些生死相关,当然也是无病呻吟的联想,从鱼嘴里逃出,追着一路水声向上攀登,不觉已是峰回路转,树门、水门、石门、潭们相互争宠,在恰到好处的位置,欲把最勾人的一面展示给我们看。天滩,已让我有些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     天滩的峡谷狭长而幽秘,到处是树和树做的浓荫,在溪谷,树门低低地几乎贴着水面生长,水从树的绿色衣裙间流出,水也绿得发暗却盈盈透明,就很有点九寨沟的况味了。我们是在一个比较惬意的角度观察这一切的,栈道高高地把我们托起在山的腰部,没有栈道相助,我们无缘和风景相拥。栈道的骨架一律仿松树而建,上面铺的是厚厚的杂木板,古朴的栈道和周边的风景相处得很好。天滩观景有一个特点,基本上是平缓的,偶尔奇峰突起,需要劳驾脚力,大多数时间胜似闲庭信步,运动和休闲得益彰。在这里,栈道也是一道风景。



Upload



         在龙潭伫立时,心跳加快。阿静说把龙潭称为临安第一潭,毫不为过。阿静平时说话比较谦虚,这样,他的话就有一定的份量。潭不算太大,但那水却绿得人直想往下跳。潭上方的龙潭瀑布在我看来也算得上临安第一瀑了,论高,尚不及大明山;论秀,可能还不敌白水涧,但它的气势和粗野,它流动和奔放的姿态,它冲击灵魂的震耳欲聋的吼声,却是生命最原生的写真。瀑和龙潭相击产生的雾气,弥散数十米以上,让人浸在洇蕴的水气和激动之中,不能自拔。同行的美眉干脆把外衣脱了,露出一些平时极少外泄的生动曲线,瀑布前婀娜一站,算是“天人合一”了,
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直奔天滩。天滩和想象有点错位。



Upload



         应该称得上大自然的一大奇迹吧,几百平方米的山岩平展展宽泛泛地斜躺着,溪流沿着石头的纹理,温顺地下滑,一直滑进仙女潭的怀抱,漂以上的百余米溪床,一律也是石壁构成,没有任何泥沙之类的杂质,光滑得像刚出浴的女人的肌肤,在肌肤和流水之间,则隐约着巨大的“天滩”二字,看来,这石壁和水柔柔的交响,就是天滩的神韵和灵魂了。还欲前行,方知已是景区尽头,以这样温柔的方式结束天滩之行,有点始料不及,也有点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 回到天街食府的木楼里用餐,早已过了午饭时间,土家菜的味道说多鲜就有多鲜,其实这种“鲜”,也是饥饿帮了味觉的忙,不过,在这样的环境中用餐,真算得上是秀色可餐了。一楼、一湖、一石、一漂、一瀑、一滩,被一条栈道珍珠般串在原始幽秘的峡谷里,成了本次行程挥之不去的亮点。有人说,遗憾的是少了一点高潮,比方说天滩。这话是有道理的。但殊不知我们的眼睛一开始就被天滩的美景惯坏了,久拥美景,或不再美之,美感迟钝也。截取天滩的任何一段景色,放在别处,可能都是高潮,信否?不信,就去天滩走上一走。

相关内容

综合评分: 4

评论

0/140